新闻中心

首页  >  新闻中心  >  新闻中心

宋华:中国当下的互联网金融和供应链金融

编辑:院宣办 发布时间:2015-10-30

最近一段时间,最近这几年,国家大力发展互联网金融和供应链金融的一个发展。尤其到2013年,称为中国互联网金融的元年。自此之后(互联网金融和供应链金融)在实业界出现蓬勃的发展。

这样蓬勃发展的背后,我们需要去深入研究互联网金融和供应链的变化。其实各位也知道,随着2013年互联网金融和供应链金融的发展之后,2014年(互联网金融)出现了崩盘。出现的跑路的互联网公司已经达到了245家。在2015年年初,一些被树为标杆的互联网金融公司已经开始出现了一些坏账和呆账,有的已经达到了几个亿甚至几十个亿的状态。

为什么会是这样的一个状态,最关键的问题是,当我们一方面在谈论互联网金融是一种创新的时候,不要忘了互联网金融本身带来的一些问题。最大的问题不在于互联网金融本身的概念有误,而是我们在今天的实践过程中遇到了一些问题。那么这些问题主要表现为以下几个点:

第一点,互联网金融和实体经济有什么关系。如果互联网金融,比如说尤其是我们的P2P,资金筹集来以后如果不能真正惠及到我们的产业惠及到我们的实体经济的话,那么这种互联网金融其实就是泡沫。所以,没有产业基础的金融是昙花一现的东西。

第二个趋势,涉及到互联网金融管理上的问题,也就是,我们能不能保证互联网金融资金的管理是一种风险可控的管理。比如,我们不能走资金池,今天我们有多少企业能真正把资金做托管,并且能够接受产品当中的一些风险。我想这些问题都是今天互联网金融面临的问题。

总而言之,互联网金融只有真正跟供应链金融跟实体产业的运行相结合。实际上大家看到最近几年,供应链金融和互联网金融已经出现了一些新的发展。无论是在工业、农业还是商业,都已经发生了很大的改变。举一个非常典型的例子。被树为全世界标杆的利丰集团,利丰集团实际上是从2013年年底,利用产业供应链的基础,开始为产业供应链中的一些公司做一些融资,而且这种融资是无抵押无担保的。那么为什么会出现无抵押无担保?原因很简单。那么这就是因为,第一,利丰集团能够管理到所有的供应商;第二,它是与实体的订单相结合的;第三,利丰也确实切切实实地做了供应链流程的管理和全面质量管理(QAQC)。在这个基础之上就形成了所谓的数字供应链,也就是说从客户需求到调查,到订单,到订船,到整个工厂的质量管理,供应链网络的规划到运输的管理,再到仓储的管理,等等所有这些供应链的各个方面,就形成了数字供应链。正是基于这些互联网之上,尤其是移动互联网之上的数字供应链,就出现了这种无抵押无担保无应收无应付的融资。我觉得这样的一种融资真正使得我们的资金我们的金融性活动惠及到了大量的中小企业。所以我想这是一个非常典型的例子。那么这样的(金融方式)的基础、前提条件是什么?就是我们产业供应链的形成和产业供应链管理的基础。只不过我们借助了互联网的方式,借助了物联网的方式,借助了云计算和大数据的方式,才使得这个资金得以渗透下去。

那么在做这个当中,我想这是我们今天能够鼓励的一个方向。但是在这个鼓励的方向和基础之上,我们怎么能够通过互联网的要素刚才讲的那些要素进行真正的管理?我国中小企业融资难的问题是一个非常大的问题。可是之所以会出现中小企业融资难的问题,最主要的原因来自两个方面。第一个方面,我想,是因为当前的融资渠道相对单一化。当前中小企业主要的资金来源是来自商业银行,当然在商业银行之外我们原有的体系中也有小额贷款公司。但是实际上当前我国大部分的小额贷款公司都可以说是高利贷公司,这是中小企业很难承受的。有的小额贷款公司的借贷利率已经达到了三分或四分。大家可以想一下这个问题,三分四分是一个抢钱的做法。这是一个方面。另外一个方面,为什么基于产业的互联网金融和供应链金融非常火热?主要原因就是中小企业的信用性问题。中国的中小企业由于资产规模很小、经营状态微弱,商业前景很难估量。在这种情况下,想要商业银行解决融资难的问题实际上是一个很大的难题和挑战。更何况,我国整体的信用体系也很难建成,至少目前还没有建成。所以我也经常讲一个话题,叫做中国的中小企业是一个兼具法人与自然人双重身份特点的人。表面上,法律上,中小企业是法人,但实际上往往形成自然人的特点。什么叫自然人?就是一旦还不起钱就跑。

所以正是在这双重因素之下,出现了中小企业融资难的状况。但是供应链金融就不一样,就像我们刚才讲利丰一样。我不管你有没有财务报表,有几套财务报表,只要你能够嵌入到一个真实的供应链体系当中,嵌入到一个真实的实体经济的网络当中,把握了这种交易信息和物流信息,资金就可以融通,中小企业融资难问题就能够真正得到解决。

所以我想这也是为什么今天的中国供应链金融和互联网金融之所以很火的一个主要原因。当然在这个前提之下,有几个问题需要考虑。

第一,如何更好地带动中小企业嵌入到供应链体系当中?我举一个非常典型的例子。去年汪洋副总理和李克强总理去广东,两位中央领导考察了很多广州的中小企业,包括上星期马凯副总理也去广东考察了一些互联网金融的企业,那么他们关心的是什么?(他们)关心的(应该)是我们怎么利用互联网和物联网的形态,利用这些新的技术要素来带动整个广东产业的升级换代。比如说我举个很典型的例子,三位总理、副总理考察的一个重要的公司,阿里巴巴一达通,还有创捷供应链,它是用什么,它是用一个轻生产,虚拟生产,用金融作为杠杆,带动了整个深圳的手机和通信行业的中小企业,使得中小企业能够更好地嵌入到供应链网络当中去,并且带动了整个网络的资金的融通和流通。所以我想,这是一个我们需要解决的问题,就是我们如何能够让中小企业形成一个有机协调的又相互配合的基于产业集群的供应链体系。只有这种供应链体系建成了,金融的作用才能发挥出来。

那么第二个问题就是,金融和产业之间如何形成互动?就是用金融来帮助打造产业的供应链。反过来再用产业的供应链来带动金融的增值。比如我们刚才讲的创捷的情况,创捷是什么?首先它是方案集成商,(创捷与)国外的手机生产商在接到单子之后,(但创捷)没有生产组织的能力,也没有更多的资金来组织生产的过程。而我们刚才讲的广东的这个企业,它是在与方案集成商配合的基础之上,来解决首先是“汇”的问题。比如我要买高通芯片,那么我来付汇,来帮助购买高通芯片。同时我还要去购买其他零部件,其他零部件、原材料,这也需要大量的资金,这个时候它就融通资金来购买原材料、零部件。原材料采购到之后,就涉及到了生产组装,生产组装也需要资金,需要设备的融资租赁,在这个基础上,它(创捷)来为它(服务商)做融资租赁,来解决资金问题,来帮助加工。那么加工完了之后,还要涉及到一个我们所讲的QAQC,所以会同方案提供商之间一起做QAQC。做完QAQC之后还要涉及到交付,所以通过比如说香港的平台,向海外进行交付。那么交付过程中又涉及到账单质押等等,与此同时,还要涉及到通关、商检、还有退税,创捷也帮助下面的方案提供商和中小企业来进行报关、通关、商检,以及办理退税。所以在这样的一个服务的过程当中,整个的金融开始进入了。这里面的金融包括什么?比如说(包括)对原材料提供商的中小企业的应收账款融资和归集采购。那么对于我们所讲的其他零部件的供应商,核心的国外零部件的供应商,(金融指的)就是在正常贸易项下的套利套汇。对于银行(来说)就涉及到了福费廷的业务,对于非银行金融机构就涉及到了信保融资,涉及到关检汇税金就必然涉及到了比如退税融支持,所以在这个过程当中,所有的金融要素就已经开始介入了。所以金融帮助打造了产业的过程,产业的过程反过来又带动了金融的增值。

那么第三点,更关键的一个问题就是,伴随着依托着的产业供应链,如何去实现我们所说的风险控制?因为凡是金融必然有风险控制,刚才已经讲了,为什么去年我们大量的互联网金融公司出现了跑跑现象、倒闭现象,今年年初也出现了很多新的问题,大量的一些新的问题,关键的问题是当我们在做金融的过程中,如何实现风控。

所以我想,风控最关键的问题,第一,(就是)交易闭合化。就是,整个供应链能否形成从价值的发现到价值的挖掘,从价值的生产到价值的传递,能够形成一个完整的闭合,产业闭合化。

第二个我想讲的是,在所有产业运行过程中的交易的信息化。为什么说我们今天的互联网金融是基于云计算和大数据的?大数据的概念在哪儿?就是在于我们整个产业的闭合化的过程中发生大量的信息,这种信息既有结构化的信息也有非结构化的信息,所以怎么能够依托整个产业过程,能够受到交易信息化的过程,这也是风控的一个很主要的因素。

第三个因素就涉及收入自偿化。就是说,凡是互联网金融和供应链金融产生的各种各样的潜在的风险,一定是要这个产业确实的未来收益能覆盖(的)。所以我们为什么讲当前大多数的互联网金融是在骗人的?是一个欺骗性的行为。为什么?因为我们当下给投资者承诺的回报率都在百分之十几二十几,那么如果再加上自己的利润,最起码在(百分之)二十、二十五以上。问题在于,我们今天哪一个产业的投资回报率能够达到20%、25%以上?这是很难达到的。所以我们今天大多数的互联网金融在干嘛?(他们是)在拿着投资者的钱放高利贷,或者是买理财,根本没有惠及到我们的产业中。也就是说,它的收入自偿性是很难实现的。这也是我们所讲的风控的第三个很主要的方面。

第四个方面,就是管理的垂直化。就是我们怎么能够做到审批与监管分离、交易与物流分离、金融的运行与巡查分离、公司与下属的经营单位的分离?刚才我也讲到这个问题,为什么我们现在的互联网公司会有问题,(因为)最起码在管理上,我们今天很多做互联网金融的公司没有真正意义上做到资金托管。所以,管理垂直化一旦很难实现的话,所有的风险都会出现。

最后还有一个风险控制的最主要的方面,就是风险结构化。就是我们企业的担保、契约、坏账准备金等能否足以覆盖发生的风险。

所以,如果这“五个化”不能实现的话,我们的互联网金融只是在再造一个房地产之后的泡沫。而且这个泡沫炸掉之后它比房地产泡沫炸掉的危害更为深远,因为它危害的不仅仅是企业危害的不仅仅是普通大众,更多地是危害整个中国经济的基础。

 

我想人大商学院的老师的很重要的特点(包括),第一,我们始终把握在时代的最前沿;中国的经济正在发生深刻的改变,从原来的制造大国向智慧大国的方向行进,在这个过程中,必然会引起我们的产业和企业的诸多变化。比如说,最近一两年李克强总理谈到的“互联网+”,那么加什么?它一定是以互联网这种新的技术要素,新的一种技术性的创新,来改良我们传统的很多的产业。比如说,“互联网+制造业”,这就形成了我们今天所讲的智能生产加智能网络为基础的工业实体。那么同样,“互联网+”还可以加我们的运输业,原来的“小、散、乱”这样复杂的运输业,怎么能够通过互联网和物联网来进行改造,能够真正使我们的经济能够真正有序的发展,这些都是我们老师目前关注的话题。所以,只有真正把握了我们经济、(把握了)我们企业发展的最新的脉搏,(把握了)最前沿的脉搏,我们的教学研究才能够得到最持续的发展。

第二,也是人大商学院最重要的一个特色,就是扎根中国实践。我们对整个实践的了解,支撑了我们教学和科研的体系,刚才讲了要把握时代的脉搏,就需要我们真正地走向基层,走向我们的企业跟他们交朋友。比如说刚才讲到了互联网金融的概念,互联网金融这个话题从2013年之后非常火热,各行各业都在奔互联网金融。可是,问题在于互联网金融如何真正地服务于实体经济,服务于我们的产业。用金融的杠杆来打造我们的实体经济,这是需要我们真正去了解的。比如我们老师在了解互联网金融的过程中,像我,我们调查了解了四五十家企业。与互联网金融、供应链金融结合得最活跃的领域是在长三角、珠三角,尤其是珠三角,所以如果我们不能真正渗透到珠三角、长三角的企业中去,真正去了解他们如何去运行的,如何去管控风险的,如何去整合我们中小企业的。那么我想,如果我们仅仅在我们的办公室里面,去研究我们的互联网金融和供应链金融,显然是很难真正了解他们现实的情况。就像我们刚才所讲的一样,我们今天,打着互联网金融创新和供应链金融创新(旗帜)的企业,我们今天大部分的企业都在搞投机倒把,我把它称之为“套利套汇金融”,跟实体经济没有任何关系,只是在利用我们金融体制的缝隙,(伴随着)我们改革过程中的一些阶段,来谋取非正常的利益。那么如果我们把这个称之为创新的话,那就很可悲了。

第三点更重要的一点,也是商学院的特点,就是我们能把我们对中国实践的了解真正地转化到教学课堂和科研工作当中,我想这也是人大商学院的一个最重要的特点。比如说,在我们今天的这个MBA的课堂里面,比如说就拿刚才讲的,互联网金融很火,我们就请到正在做互联网金融的企业家进入到我们的课堂上直接与我们的学生进行对话,在对话中我们去发现问题探索问题,共同研究我们未来的发展趋势,这是我们能够真正走入到实践的一个过程。我们今天的许多老师学生也去到比如世界级的,像香港的利丰集团实地考验,这些都是我们在扎根中国实际的基础上的实践性教学的表现。同样我们今天的科研也是在反应很多这种现实的问题,这样我们就做到了从实践到理论,反过来又从理论回到实践当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