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首页  >  新闻中心  >  新闻中心

王化成:关于会计指数的研究

编辑:院宣办 发布时间:2015-11-03

我最近正在做财政部的一个重点科研项目,就是关于会计指数问题的研究。会计信息,过去一直都用于企业微观决策,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人把它引入宏观经济管理,那我们这个做会计指数呢,目的就是把传统的会计信息,给它经过整合、指数化以后,让它能够用于宏观经济决策。因为会计信息是按照会计准则的要求编制的,而且它是经过注册会计师审计的,所以我们认为相对而言,会计信息可能更具有可靠性,这样呢,把会计信息用于宏观决策,有利于增加宏观经济管理的数据的可靠性,同时也有利于提升会计工作的影响力。

按照我们课题组这两年的研究情况,我们把会计指数分成三类,一类就是反映宏观经济运行状况的指数,我们把它叫做价值创造会计指数;第二类就是反映企业微观长期投资价值的指数,我们把它叫做投资价值指数;第三类就是反映一个行业运行情况的,我们把它叫做行业评价指数。这三个指数应该说,分别从宏观、微观和中观,把会计信息进行整合,然后通过指数化,以便让它用于宏观的决策、或者是微观的决策、或者是行业的评价。

课题组经过几年的努力,我们已经取得了一系列成果,现在也有了非常有意思的一些发现。比如说,第一点,我们利用会计指数来反映宏观经济运行,我们发现中国的宏观经济,从总量上来说,增长速度是比较快的,但是从经济运行的质量上来看,还是不够理想的。那就是说,从总量上来看,我们会计价值创造这个指数呢,总量来看,一直在上升的,当然,这中间有一些波动,比如说金融危机期间有一些波动,但是总体来看是上升的。但是我们一个相对的指标,叫价值创造效率,这样一个指数呢,它却不够理想,相对来说,相对于2007年来说,这个指数总体来看,是呈现下降趋势。也就是说,从会计指数来看,我们宏观经济总量运行得不错,但是它的质量和效率是存在问题的,所以这就是我们一个比较有意思的发现。

我们第二个发现呢,就是我们把价值创造分为四类利益关系人,就是企业创造的价值呢,最终要分给四类人,一类是企业的员工,一类是企业的股东,一类是政府,还有一类是债权人。我们通过这四类利益关系人从企业分走的财富,然后我们给它指数化,那我们会发现,员工这个指数,一直呈现上升的趋势,也就是说,员工从企业分走的财富,一直是在上升的。债权人这几年,也就是从2007年到现在,这几年,债权人从企业分走的财富,也呈现上升的趋势。政府从企业分走的财富,也呈现上升的趋势,当然最近几个季度稳定下来了。但是呢,从2007年到现在,股东从企业分走的财富,却是呈现下降的状况。换句话说,也就是说,员工、债权人、政府从企业价值创造总量里边分走的财富,是呈现上升的,但是股东分走的财富是呈现下降的,这就说明,就是说股东是企业剩余收益的索取者。如果股东的财富一直呈现下降的状态,就有可能导致股东不愿意投资,就是将来没有人愿意把资金投向实体经济,最终将导致实体经济出现衰退。所以从会计价值创造这个指数四个方面来看,我们认为现在应该是提升股东的财富效应,政府应该适当地减税,债权人呢,从债权人的角度来说呢,宏观上应该采取降低利息,降低利率这样的政策,从员工的角度来说呢,应该提高劳动生产率,加强员工的培训,提高劳动生产率,那这样,能够在其他几个利益关系人财富增长的同时,股东财富有所增长,这才有利于宏观经济的运行状况。

第三个我们比较有意思的发现呢,就是发现各个行业,从07年到现在,各个行业差异是非常大的。就是说,不同的行业,差异很大。比如说像金融业,金融业这些年价值创造是呈现上升的趋势,而我们传统的制造业、采掘等等这些行业,价值创造呈现下降的趋势,也就是说,在金融业上升的同时,部分实体经济比如说以钢铁制造,建材等等这样一些行业,价值创造是呈现下降的趋势。也就是说,金融业在上升,但是传统的一些实体经济,价值创造在下降。那么这一点呢,我们经过分析,我们认为可能我们在金融政策上,比较多的倾向于对金融企业的利益的安排,本来应该归属于实体经济的一部分利益,现在,等于是转给了金融业,所以这样,导致中国的金融业畸形地发展。感觉金融业一片繁荣,但是实际上,金融业是靠实体经济为基础,如果实体经济变得越来越差,将来可能若干年以后,我们的金融业也会受到非常大的冲击和挑战。所以说从这个意义上来说,现在应该是调整我们的金融政策,比如说要尽快地推出利率的市场化这种政策,让民营资本能够进入金融业,特别是进入银行业,让银行之间能够有充分地竞争,然后把实体经济融资的成本,能够适当地降下来,同时提高银行业对实体经济服务的水平、服务的质量。这样能够让实体经济更好地、更健康地发展,以便从长远来说,让整个国家经济更好地发展,也让我们以银行业为代表的金融企业,更好地发展。另外就是说,在制造业这个领域里边,我们也发现不同的制造业差异也比较大。比如说,从07年到现在,像食品饮料这种行业、像生物医药的行业,价值创造的指数也呈现上升的状态,那说明呢,这些行业在咱们国家,最近几年的发展过程当中,这些行业,一直是比较好的。但是呢另外一些行业,比如说船舶制造、比如说水泥建材等等这样一些行业,价值创造就呈现了下降的态势,特别是这些行业的价值创造效率,出现了明显的下滑。那这个就给我们国家制定宏观的产业政策,提出了一些新的要求,也就是说,在制定宏观产业政策方面,对钢铁、水泥、建材等等这些行业,应该尽快地想办法,要消减这些产业的产能,改变产能严重过剩的这样一个状况。同时呢,对食品饮料行业,我们国家也应该积极地出台相关的政策,引导食品饮料行业向更好的方向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