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首页  >  新闻中心  >  新闻中心

杨杜:互联网企业成长迅速 民营企业已具备全球市场竞争实力

编辑:院宣办 发布时间:2017-09-19

2017年9月10日,中国企业联合会、中国企业家协会发布了“2017中国企业500强”榜单,这是继2002年第一次推出中国企业500强榜单以来,第16次公开向社会发布。中国人民大学商学院组织与人力资源系教授、EMBA项目学术主任杨杜老师曾14次参加大会做点评和主持。近日,他就“2017中国企业500强”榜单接受了中央电视台《新闻直播间》栏目采访。

 

(以下根据中央电视台采访杨杜教授资料整理)

16年14倍!2017中国企业500强入围门槛提高到280多亿元,2002年这一数字是20亿元人民币。16年来,进入中国企业五百强的大企业规模增长达到14倍。

中央电视台:今年500强门槛创新高,提升幅度史上最大,体现了我国整体经济的提升,您认为这背后的最主要原因是什么?

杨杜:去年提升幅度稍微低了些,今年相对就更高了。我认为500强企业规模长期快速扩张背后的原因主要有三点:一是“趋势依旧”——证明了中国经济和大企业成长的大趋势没变,营收的平均增长率5%,中端成长率15%,高端增长率接近40%,和国际巨头相比,中国企业规模还不算太大,继续成长的空间还不小;二是“动力充足”——首先是企业家精神供给旺盛,虽然有“三去”政策,但投资推动力还不错,内需市场拉动力也不错;三是“活法改变”——企业之间的兼并收购活跃,多元化经营流行,这比企业自我积累的增长方式更能推动企业规模提升。

 

中央电视台:今年的榜单特点有哪些?可以看出我国总体经济发生什么变化?还存在哪些问题?

杨杜:今年的500强榜单有六个主要特点:第一,这个榜单越来越有战略、政策和研究的三大价值。数据的长期性能很好地看出企业成长的规律,连续16年的数据积累能帮助企业、政府和研究者更好地了解、分析和管理企业。

第二,中国企业依然充满活力。从增长幅度高,换榜企业多,创新投入多几项指标可知,这些大公司并没有犯大企业病,依然充满活力。

第三,能够看出国内行业发展大趋势。比如营收动荡的石油、钢铁行业;稳定踏实的电网、建设行业;未来光明的互联网电商、供应链、新能源行业;以及成熟的通讯、家电行业。

第四,能够从中看出企业经营管理的水平优劣。对于企业及企业的管理者来说,很多时候我们听到说哪里不行了,其实不是企业不行,而是你的企业不行!不是实业不行,是你的实业不行!不是技术不行,是你的技术不行!不是政策不行,而是你的对策不行!在相同的大环境下,依然有企业做的好,有企业做的不太好,甚至做砸了!所以,经营管理水平是关键!

第五,能够看出清晰的企业成长逻辑——“九做三阶段”。第一阶段:做大、做快、做多;第二阶段:做优、做强、做新;第三阶段:做局、做人、做久;中国企业正在往第二阶段转型,虽然这需要很长时间的演变才能转过去。

我们不少的企业还是惯性增长模式,不是效益提升模式,利润率较低;

还是多快好省模式,不是优品优质模式,所以才会有许多国人跑到国外去买日用品;

还是单打独斗模式,不是合作开放模式,恶性竞争明显,行业协调及跨行业协调、统一对外等方面做得不足。

第六,从500强榜单中看出中国国际地位的进步。70年前,软弱无力就要挨打!40年前,贫穷落后就要挨饿!10年前到如今,无发言权就要挨骂!三流企业卖苦力,二流企业卖产品,一流企业卖技术,超一流企业卖权力、规则、标准。我们的企业要掌握发言权,才能在形象、品牌上有所作为。我们要从商人转向企业家,由工程师转向标准制定者。

 

中央电视台:今年500强榜单超千亿元的大企业群体继续扩容,从“大”到“伟大”还需要怎样做?

杨杜:千亿营收确实是个大关口!对企业来说,这千亿要用好,花出去还得花的对,很不容易。企业从“大”到“伟大”需要企业转型、管理变革、领导转身!

企业转型,就是实现量的成长到质的成长的转变,其关键在于技术、市场、效率、机制的四大创新。管理变革,主要就是在文化建设、组织建设、干部队伍建设和管理体系建设的持续变革。领导转身,就是要由自己干事,到带人干事,到让人干事,到让人想事。逐渐从立功、立言、立德的三立,走向靠制度或机制成长的立制。

 

中央电视台:实体经济和金融业不平衡得到改善,有哪些表现和原因?

杨杜:这其中应该有宏观政策上的推动作用。前几年人们在实体经济上有些信心不足,在金融上有些着急上火。绝对的平衡是没有的,一段时间实体这匹马跑的快点,一段时间金融这匹马拉的比较来劲,是正常的,只要可控就行!其实经济有三层而非两层,三层即实体经济、虚拟经济和信心经济,这三层经济需要协调。在宏观经济目标牵引(比如GDP统计)和微观资本逐利(比如EVA考核)的影响下,实体经济容易过剩,虚拟经济容易泡沫,信心经济容易爆棚。现在的问题是实体经济过剩和虚拟经济泡沫,所以要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而降成本是时刻都要做的。我认为现在还是要增信心。

我有三问:世界上还有比中国更有希望的大经济体吗?世界上还有比中国更有机会的大市场吗?世界上还有比中国更有奋斗精神的企业家吗?大家要有信心!

 

中央电视台:中国对外直接投资再创新高,您如何看待榜单中企业国际化进展?

杨杜:从量上看,中国企业能保持增长确实和国际市场有关,“一带一路”带动了对外投资,这一年民企的对外投资布局也有很大展开;从质上看,也是中国企业国际化成长进入了新阶段:由劳务输出,到产品输出,再到资本输出是正常的发展规律,要不贸易规模大了,顺差问题解决不了。所以“劳务出去,产品出去,到投资出去,管理者出去,再到文化出去,规则出去。”中国企业走在西方成功企业同样的道路上,而且也只不过是走在西方成功企业同样的道路上。在企业成长和基础管理上,不太需要根本的创新,不需要为创新而创新,不需要为中国特色而特色。

 

互联网企业在十年来的中国企业500强榜单上,数量越来越多,排名越来越高,很显然,互联网经济较传统产业而言拥有更高的成长速度,2017中国企业500强中,互联网应用层的企业有百度、阿里巴巴、腾讯、京东等四家平台型互联网公司,以及两家垂直电商公司,互联网软硬件支撑层企业群也展现出很大的发展,在2017中国企业500强中,有华为、浪潮、京东方、怡亚通等14家互联网、供应链服务等企业,他们是在跨国企业的夹缝中成长起来的一批企业。在激烈的竞争中,凭借高速增长成为行业的龙头。

 

中央电视台:纵观近十年的中国企业500强榜单,互联网、供应链服务等新经济企业群发展迅猛,这已经成为近年来中国经济发展的突出特征,您怎么看待这一现象?

杨杜:这次榜单一个明显的特点,是互联网基础设备和互联网应用企业的迅速成长,这得益于中国巨大的人口基数和内需市场扩张,也显示了中国企业在信息和数学方面的优势,比机械和物理学方面强。我觉得是对经济转型和结构性调整,应该有非常好的示范作用或者叫牵引作用。当然,这已经不是多年前传统意义上的互联网,它不仅是信息流互联,更是物流、资金流、商流等的互联,而且是移动互联。

 

中央电视台:互联网经济企业群崛起对我国整体经济有何影响?榜单中提供数据的四百多家企业的创新研发投入增长超11%,请您谈谈创新对企业增长的作用?

杨杜:互联网企业的崛起,通过全新的理念和技术模式,能够突破原有的利益集团障碍,突破制度障碍,突破法律障碍甚至伦理障碍。人们开始意识到,只有对技术的投入,才能获得超额利润,才能突破外国的技术封锁,才能形成竞争优势甚至垄断地位。当然,我们必须明白,企业的创新,这只是手段,不是目的。企业创新的目的是创造价值,例如经济价值、品牌价值、权力价值等等,企业创新不能喊口号,不能做无价值的创新,否则就是找死!当然,从政府层面,仍然需要鼓励创新,对创新投入减免税收以致配资等等。

民营企业的不断涌现,是我国改革开放的重大成果之一,2017中国企业500强榜单当中,226家民营企业的营业收入总额、资产总额、利润总额等几项指标都显著高于500强以及国有企业的平均增速,这成为今年500强榜单的一大亮点,2017中国企业500强榜单里有226家民营企业,较2013年时增加了36家,创造了历史新高,这226家民营企业的营业收入总额达到了180323.79,亿元,同口径同比增长18.23%,利润总额达到7985.08亿元,同口径同比增长了12.33%,多项指标都显著高于500强以及国有企业的平均增速,

民营企业更多是着眼于电子信息设备制造、互联网、新能源领域,他们已经具备了在全球市场竞争的实力,甚至在电子商务、移动支付、大数据和人工智能等方面已经具备了全球领先地位。

 

中央电视台:十几年前我国没有一家民营企业进入世界500强,今年已经有23家民营企业进入世界500强,而且民营企业成长远快于500强平均增速,这说明什么?

杨杜:民营企业在中国五百强里边有226家,在世界五百强里边有23家,这是不得了的一种进步,说明中国的市场以及中国经济的市场化越来越强,同时也说明我国在投资、进入领域、多元化等等方面对民企的开放程度越来越强。

 

中央电视台:500强中148家兼并重组1497起,使得榜单上国有企业数量首次低于60%,但资产纳税仍超8成,这说明什么?

杨杜:人们喜欢讨论民企、国企,但我认为,所有制不一定是企业成功的决定性要素。不怕国有,不怕民有,就怕没有!所有权有了,经营管理权用不好,没有市场和客户,依然没好业绩。谈到纳税等等,国企民企承担的社会责任应该有所不同,体现在四大责任方面:政治责任,国企比民企强;经济责任,民企比国企强;社会责任和法律责任,国企比民企好像更要求多一些,比如就业问题,比如国有资本问题。国企领导和民营企业家的收入和资产还没法比呢?无论如何,我们期待国企民企发挥各自优势,履行各自使命。

 

视频连接:

1. 新经济新业态企业群崛起

2. 民营企业成长远快于平均增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