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首页  >  新闻中心  >  新闻中心

宋华:物流企业如何从事供应链金融

来源:宣传信息办公室 编辑:院宣办 发布时间:2017-11-22

最近随着国务院办公厅颁布了一个84号文以后,大家对供应链金融非常关注,包括很多物流公司也想如何利用企业运营和资产能够更好地去开展供应链金融。但是物流公司做供应链金融实际上要真正做好,它需要下很多功夫。其中,第一个方面就是要了解自己所从事的或所服务的第三方客户的产业过程,因为供应链金融实际上是立足在供应链这个基本的前提之下,如果物流公司不能够把握客户企业整个产业的供应链状态,也很难直接凭借着物流中的资产或者是动产来开展物流金融。

比如说举一个例子,厦门有一个物流公司叫弘信物流,他们直接服务的一个客户是可口可乐的白糖。供应链金融实际上出现的一个领域就在于三个错配的领域,就是季节错配、地域错配和时间错配,而糖这个业务领域正好是出现了三个错配的这种状态。

在我们中国,白糖主要是产在广西,广西的产糖量占了全国产糖量的百分之七十以上,所以地方生产这个产品,但用糖是在全国用糖,所以这个产业它的很大一个特点就是我们说的地域出现了一个错配。第二个就在于时间错配。每年白糖的加工季基本上是在秋冬季,可是用糖是常年用糖,所以会出现一个季节性生产而常年需求的这种状态。第三个就是要素错配, 作为可口可乐这样一种国际性公司,它不可能为半年后的糖事先向糖厂进行付钱,因此就产生了错配的一种状态。所以一旦我们能够深刻理解糖这个业务领域内在的规律和产业的特点,我们就能够知道作为一个第三方物流如何介入到这个过程,我想第一个是对这个服务的产业要有深刻的理解。

第二个要做供应链金融,是要对客户的价值和客户的痛点产生深刻的理解。就像刚才举的这个例子里面,一方面下游企业不可能向上游企业及时付钱,但是反过头来,上游的糖厂需要大量资金,这个时候他们之间就产生了一个交易的断裂性,那么这个断裂性能不能够弥合,就涉及到上游能否更好地抓住下游的战略客户,而下游客户怎么能够实现稳定的供货,这个实际上是供需双方的一个痛点。

刚才讲的弘信,正是立足在这个基础之上展开了供应链金融业务。他们首先三方形成一个战略合作协议,由供方和需方首先来签订贸易合同和谈价格。因为第三方物流是不能进入到商品买卖过程中,如果进入到这个双方的买卖过程中,无论是供方还是需方,都会对第三方产生非议,所以价格是他们(买卖双方)谈,谈好以后双方把谈的所有条款和情况告诉给弘信,由弘信进行资金代垫。但是在资金代垫的过程中他不是一个简单的金融,实际上是用供应链金融来帮助优化上游和供应的一个过程,那么怎么优化呢?就是这个代垫的前提是在于让所有的糖厂的物流业务外包给弘信。因为站在糖厂的立场上来讲,如果他真的要对下游糖厂进行供货的话,他必然会涉及到二次装卸、短途运输、长途运输等等库存管理,这些工作本来糖厂都会外包给专业的第三方,而如果弘信能够解决他的资金,而且提供服务的费用如果比一般市面上的第三方要更优惠,显然糖厂是有有动力进行外包。外包的过程当中,反过头来对可口可乐来讲,他也需要第三方物流接管糖厂的物流业务。实际上当上游的糖厂向下游的可口可乐供货的时候,一般下游的客户要做质检,但是在这个行业当中,他们有一个说法叫“十日絮凝法”,就是这个(糖)送到可口可乐,他们要经过十天的检验,一旦出现氧化结块,要退货,但是退货的发生无论对供方还是需方都产生了不利。所以如果他接管了以后,他接管的不仅是运输、装卸,而且如果把成品库的管理也能够进行接管,他就能实现QC前移,就是质量检验和管理的起点延伸到了供应的最初端,这对于稳定可口可乐的供货无疑是有益的。这是第二点物流公司要做供应链金融的很重要的一个方面。

第三个物流公司还要去解决的一个问题就在于怎么能够通过信息化帮助别人能够带来更好的效益,不仅了解他的痛点,而且能够为他们加速提高他们的供应链的效率和效益做出贡献。

就像刚才讲的这个例子里面,还有一个很重要的方面就在于可口可乐一方面接管了糖厂的库存,把他的库存做成了一个我们讲的叫CDC,中央配送中心。反过头来对糖厂来讲,节约了大笔他自己的仓储库存管理可能产生的费用。另一个方面,因为可口可乐的业务遍布全国各地,凡是他的生产业务遍布在全国各地,一般来讲,他一定会涉及到物流中的一个问题就是RDC,叫做区域配送中心。可是所有下游的大型企业都不愿意以重资产运营,那么如果把RDC交给弘信以后,对客户来讲实现了轻资产。但反过头来,弘信通过接管可口可乐RDC,又能够帮助优化和带来可口可乐的效益,原因就在于他们把两个公司的信息系统进行对接,下游的客户报三天的用糖计划进行滚动,他在CDC里面直接进行质检,然后进行装瓶,装完瓶之后的糖送到了一个RDC里面,这个就会实现RDC的库存大大下降。

我们曾经做过一个测算,原来可口可乐一个区域中心他的糖的库存要35天到40天,但是移交给弘信之后,整个糖的库存下降到了3天,以100万吨糖为例的话,帮助可口可乐直接降低的成本能够降低240多万,这就是为下游客户带来了价值。所以我想如果物流公司想进一步真正渗透到供应链金融,你能不能够帮助上下游的企业提高他的效益和效率,这实际上也是物流公司做供应链金融另外一个很重要的方面。

第三个方面就是在更广义的基础上能加速整个供应链的现金流和提高他的供应链运营的效益,通过物流公司的服务,通过技能和诀窍,帮助产业企业搭建更优化的一种平台和生态。

就拿刚才讲的弘信来讲,2015年之后他们做出了一个很大的改变,他们建立了一个上糖网,也就是说他不仅服务于可口可乐,同时还服务于其他所有饮料凡是需要糖的企业。这里面就涉及到几类服务,包括现货交易,就是通过这个上糖网可以为供方也就是我们说的糖厂找订单,为更多的客户找到他稳定的供货源,通过网上进行现货交易,同时由弘信物流进行业务上的支撑。除此之外,糖因为是一个大众物资,大众物资一定涉及到套期保值,就是我们说的Hedge,通过上糖网能够更好的保证糖的价格控制在一个稳定的可接受的范围之内。当然还有一个就是我们的进口,因为今天中国的白糖是富裕的,但是我们还会进一部分果糖 ,果糖就涉及到从海外的采购,还有通关、报关、商检、结汇、退税,这些现在都他们在进行承担。这就是我们讲的通过他的服务搭建了一个更广泛的服务平台和生态,这是今天我们物流公司真正做供应链金融需要去下的一个基本功。

所以这四点如果能做到了,物流公司就能更好的发展,而不是简单的依靠我们中的最低层次的物流服务或者我们物流服务中的动产来进行金融,这么做很容易出现很多风险,也很难使我们的供应链金融得到持续。